真钱21点官网

中国儿童专用药异常短缺 急需为儿童药量身定制

摘要:
一个国家儿童就医、用药的保障水平,一定程度上代表其文明程度。但在中国,儿童专用药短缺一直是悬而未决的问题两岁半的女儿过敏,张静把一粒氯雷他定认真地掰了二分之一,然后又四分之一。张静的手指有些捏不住了,可还是要


一个国家儿童就医、用药的保障水平,一定程度上代表其文明程度。但在中国,儿童专用药短缺一直是悬而未决的问题

两岁半的女儿过敏,张静把一粒氯雷他定认真地掰了二分之一,然后又四分之一。张静的手指有些捏不住了,可还是要继续。

在试验了3次之后,张静终于成功地掰出了相对完整的四分之一。下一步,就是怎么把它喂到孩子嘴里。

放到水里不行,太苦;放到奶里,张静用勺子试试味道,还是能喝出来药的味道。

虽然剂量根据孩子的年龄和体重减少了,但毕竟是成人用药,看着药品说明书上“12岁以下儿童应用本品的安全性尚未确定”的表述,张静还是挺担心。

“不知道儿童用成人药品是不是有副作用。”张静对法治周末记者说。

张静的境遇只是千万个家庭中的缩影。

在5月30日国家卫计委儿童用药专家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,中国2.22亿儿童(0-14岁)的用药安全问题再一次被提及。

“迫在眉睫,亟待规范。”几乎所有参会的医生们都表示出对儿童用药亟待调整的迫切心情。

母亲的困惑

这绝不是一位母亲的担心。

2006年2月5月,浙江一名3岁男孩、湖北省一名4岁女孩、江苏省一名7岁女孩,在静脉滴注鱼腥草注射液过程中,均出现呼吸困难、抽搐昏迷、过敏性休克等严重不良反应。最终,3岁男孩死亡,也导致全国叫停鱼腥草注射液。

此外,这些年来,类似“5岁孩子服用利君沙致死”“4岁女童头孢唑肟静脉输液致死”等新闻也常见诸媒体。

2011年年末,一种化学名为“尼美舒利”的儿童退烧药,因致“数千例不良反应事件,数起死亡事件”,被称为“夺命退烧药”。治病药变成夺命药,引起舆论哗然。

【责任编辑: 法治周末记者 高原】

 1/7    1 2 3 4 5 6 下一页 尾页

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